聯係信息
電話:0769 - 8526 1111
傳真:0769 - 8501 9699
工地的24小時 --彭誌堅

如果你想讓自己筋疲力盡;如果你想飯量大增,回到宿舍倒頭便睡,一覺到天亮;如果你不願胡思亂想、憂國憂民,你就到建築工地上來吧。這裏可以讓你思想高度集中,因為你走在滿是基坑,剛剛澆築好並且沒有扶手的樓梯上,你要時刻留意腳下還需注意頭頂,不知什麽時候一根木條或一團砂漿就會直擊你的安全帽。你的頭腦裏隻有進度。你不再與靈感約會,因為思緒已被水泥凝固了;你不再浪漫,因為兩條腿要在四十米的樓梯上跑上跑下,已很難步入花叢綠蔭了。

建築工地,在平常人眼裏可能隻是一個勞動的場麵,沒有什麽特別的感覺。大概是由於職業的緣故,建築工地對於我來說,則其意義卻是非凡的特別。它是那麽的具體而生動,隻要閉上眼睛,畢業五年來我所到過的工地,依然一點點的緩慢浮現,回旋。我不知道,哪個工地最讓我感到快樂,哪個工地最讓我感到痛苦,哪個工地最讓我感到迷茫,哪個工地最讓我感到惆悵……

在惠來電廠,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是去工地,看上一圈,仔細查看前一天的施工進度、質量,遇到問題隨時向領導通報。有時也和業主單位的同誌們一起研究解決問題的技術措施與方法。有時為了一個問題,大家也爭論的麵紅耳赤,不過問題一旦解決,大家都很開心。

惠來電廠聯合車間改造是一個典型的改造項目,混凝土柱、梁增大截麵設計,植筋、采用U型鋼結構粘鋼、灌漿料灌漿施工,施工難度大,這在整個粵電項目也都算是難啃的硬骨頭。記得,有一次在工地,就混凝土梁采用U型鋼結構粘鋼施工的控製問題,我和勞務單位的朱常青班長吵了起來,他堅持要補充出圖,理由是"工人沒有幹過",我說"既然圖紙給出了標準圖,你就按標準圖施工好了!"氣的我扭頭回到辦公室。過了兩天, 朱常青到我的辦公室,微笑的對我說"還生氣嗎?"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他說"小彭,你得理解我。這些工人大多數是農工轉正,文化水平低,有的圖紙都看不懂,你告訴他,他都不會。沒有補充圖紙能行嗎?"早晨上班,我穿上帶有廣東美女图片標誌的天藍色工作服,頭戴安全帽走進工地,巡視和檢查工程進展情況,有時也在項目上完善施工驗收資料。工地生活區與工地現場相距2000米左右,有時累了,也偶爾的在保安亭裏休息一下,一邊欣賞美麗的廠景,一邊跟保安大哥聊個天、抽支煙。

工地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農民工,從搭腳手架到澆築框架。砌牆、抹灰都是四川人。四川人很能吃苦,很能幹活,特別是那些四川女人,與丈夫一起出來,把娃娃撂在家中,足跡遍及全國的每一處建築工地。她們的身影,她們的喊聲給工地帶來了活力,讓堅硬的鋼筋水泥不再冰冷,讓塵土飛揚的施工現場的色彩不再單調。從初夏我就聽見了她們的喊聲,那時煙道支架剛剛做基礎她們音頻高亢。底氣十足,一捆捆的鋼筋、方木條、模板都是被她們喊到位的。她們喊了一個夏天,煙道支架也在這喊聲中瘋長了一個夏天,現在這座高高的鋼筋水泥建築已觸摸到了秋季清爽的碧空,她們仍站在藍天白雲裏呐喊,音色中充滿了自信與豪邁,有時讓人覺得竟然是那樣悅耳。這夾裹著泥土氣息的四川聲調,比韓紅的《天路》更具穿透力,每天都縈繞在工地的上空。

這些四川女人都不高,有的矮壯,有的精瘦,但身姿卻異常矯健與男人一起行走在林立的腳手架間,如履平地。用灰鬥車運磚、運沙、運水泥整整一下午也不停歇。灰塵就是護膚霜,汗水就是洗臉液,陽光用溫暖的大手整日在她們的麵頰上撫摸。她們的皮膚不再細膩,她們的感情不再細膩,她們關心男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多幹活,男人在歇息抽煙時她們會做好一切準備工作。從她們的臉上看不出絲毫幽怨,相反,她們很知足:夫妻二人一天可以掙四百多元,家裏已蓋了二層樓,在鎮上還買了商鋪轉租給別人。唯一的遺憾就是孩子不在身邊,管不了娃子卻能管男人。隻是那些遠在千裏之外的留守兒童心中不知是何滋味?在秋天金色的田野裏與爺爺奶奶一起收割時,能否聽見站在高高腳手架上的媽媽的呐喊聲?這些響亮的喊聲是在叫一車砂漿、一車磚呢?還是在叫自己的娃兒,我覺得更像後者。

工地是一座山,一座腳下的山。直到現在,我才真正看懂它的風景以及蘊涵的魅力。多年前一直以為自己不屬於這裏,現在才知道,腳下踩穩了,再高的山也能爬得上去。山峰總是一座連著一座的。工地上,沒有白皙的皮膚。原本有的,用不了一個月,即被強烈的陽光曬成棕色。工地上,沒有輕言輕語。無論男女,說起話來都是大嗓門,因為在轟響的機械設備聲中,不知不覺中會養成大嗓門的說話習慣。工地上沒有溫柔的女人。都是潑辣的,豪爽的語言,放聲的大笑。工地上的女人都能經得起風和雨,堅韌而勇敢。工地上沒有花前月下,卿卿我我,卻是比每日耳鬢廝磨的夫妻更懂得感情。工地,我看懂了你,才真正地屬於了你。這一刻,感覺這一年來,在工地的磨練當中,自己已經變得成熟。今天,又是一個晴朗的早晨,我照樣平靜地走在滿是灰塵的工地上,望著眼前整潔的原煤倉,成堆的鋼筋,平地崛起的煙道支架。遙望遠處,一隻白色的鴿子,展開它的翅膀,撲棱棱飛上了樹梢……

AG亚游集团 亚游下载 广东AG贵宾厅 澳门百乐门AG AG8 亚游集团官网平台 AG8app ag8.亚游官网 手机版 AG平台手机版 AG亚游